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媒体关注 >

人民日报:移民搬迁 扶上马再送一程(新春走基层;一线调查)

时间:2014-02-20 16:23来源:转载人民日报 作者:akfp2013 点击:
  陕西南部的汉中、安康和商洛三市,山大沟深,是秦巴山区集中连片的特困地区。崇山峻岭之间基础设施落后、条件恶劣。经过数年避灾扶贫移民搬迁工作,陕南扶贫开发目前效果如何?还有哪些问题和困难?新春时节,记者深入安康市贫困县村进行调查。
  为何要搬离乡土
  ■环境恶劣,安康市88万农村人口居住条件差
  陕南经济发展相对落后,自然条件恶劣。安康市紫阳县“有女不嫁斗天坡,老死的少,摔死的多”的顺口溜,形象地道出当地人的心酸和无奈。
  春节期间,记者从安康市出发赶往白河县。一路上,“几”字形的盘山路、40度斜坡的上下坡路随处可见。在半山腰上,土墙瓦顶的房子孤零零地掩在树林中。山下则是承担着“一江清水送北京”任务的汉江。
  而汉江也并非一直像冬季这样温顺。2010年夏季,陕南发生了特大暴雨洪灾和泥石流灾害,155万人因灾返贫。陕西决定用10年时间,对陕南三市居住在危险地段、生活困难的群众实施移民搬迁。专家对安康摸底后发现,除了因病致贫外,近六成的人口是因为自然灾害和生产条件落后而导致生活困难。全市有22.6万户88万农村人口居住在条件恶劣的偏远地区和灾害易发区。
  “如何让山沟沟里的人脱贫?在各种扶贫方式中,移民搬迁是主要的方式。”安康市扶贫局副局长刘子龙说:“这能够节省建设费用,避免资源分散,同时减少村民乱砍滥伐,也保护了生态环境。”
  搬得出能否待得住
  ■建酒厂茶厂,提供就业岗位和技能培训
  在去白河县茅坪镇路上,记者看到,搬迁安置房在公路旁平坦区域顺势而建。公路就像一条瓜藤,而这些房子就像结在藤上的瓜一样。 “‘藤结瓜’的安置方式,使得村民从山上搬到山下路旁,离原来的土地很近,交通也便利,村民更容易接受。”刘子龙告诉记者。
  “现在搬迁的是最穷的、最需要搬迁的贫困户。而对占搬迁总量10%的特困户,主要通过实施‘交钥匙工程’予以安置。”刘子龙说:“即由县区政府负责,统一规划建设50平方米左右的房屋,提供给特困群众无偿居住,房屋产权归政府所有。三年来,安康已妥善安置特困群众6360户19000人。”
  在村级公路四周,几乎所有的平地都被利用上了,除了建设安置房,这里每隔一段路,平地上面就有大棚和茶树。白河县副县长黄治俊感慨地说:“我们这里山高坡陡,是在夹缝里求产业和岗位。”
  白河县富秦茶厂与农民合作,共种植15000亩茶园。卡子镇的很多农民现在都不种粮食而改种茶树。卡子镇里有大片的木瓜园,园里产的木瓜是白河木瓜酒的主要原料。这里还有一家服装加工厂,为当地近百名农村妇女提供了工作岗位。
  但由于各方面限制,能在家门口就业的机会毕竟不多,外出务工仍是年轻人最主要的选择。为了更好地扶贫脱困,县里还提供技能培训。在四新乡的公路旁,初中毕业的张天宇告诉记者:“在外打了两年工,觉得老凭苦力也不行,今年就准备在县里接受技能培训再出门。”
  十年来,白河县累计投入专项财政扶贫资金6615万元,实施“雨露计划”培训4.72万人,转移贫困户子女就业4.3万人,回乡创业3400人。但另一方面,记者调查发现,有的年轻人并不知道有这样的培训。限于培训规模和质量,很多年轻人对县里培训的“认同感”不高,不经培训就去南京、天津的一些工厂打工的人也有很多。
  有哪些问题与期待
  ■基层政策一刀切,土地、资金均不足
  中午时分,记者来到茅坪镇一个地形相对宽阔的集中安置点,安置房有相对统一的标准和风格,只是旁边一些破旧的土坯房也夹杂其中。对此,镇长李建国比较无奈:这些房子的主人也是贫困户,只是按照现在的安置政策,不属于深山的贫困户暂时享受不了政策优惠,房屋并没有装修补助,贫困户也无法搬进新的安置房。
  而政策之所以“暂时忽略”了他们,资金不足是最大原因。安康市扶贫局提供的《全市避灾扶贫移民搬迁安置工作总结》中指出:“按照省里政策,市县户均需要配套1.5万元建房补助资金,尽管目前市县想方设法通过财政预算、压缩其他民生项目开支等方式筹集了过去三年的配套资金,但一定程度上形成了新的债务。加之省里对集中安置社区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的项目资金至今没有全面落实,致使集中安置社区配套设施建设欠账较大。”
  除资金外,土地也是制约因素。安康市经过三年避灾扶贫搬迁,可用作集中安置社区建设的土地越来越少。由于没有土地指标,又必须完成当年的搬迁安置任务,各县区不同程度存在边批边建的问题。
  
  扶贫难 重固本(记者手记)
  去一趟陕南,对“山大沟深”这几个字有了更真切的理解。受地形限制,一些村级公路不仅不平坦,还很狭窄。每次会车时,车辆都需慢行才能紧贴着通过。不过虽然如此,有了路,电、网、车也都能随之走进这深山,带来新气象。
  在茅坪镇的一个安置点,篮球场、乒乓球台一应俱全,可村民们新生活习惯的养成还需要一段时间。记者到达这个安置点的时候,路上还有一些随意丢弃的垃圾。在村民聂成仁家里,东西摆放也较为凌乱,堂屋的桌子上还有一层灰尘,很久没有打扫。
  如何将生活过得更好,改变原有的生活习惯,需要村民和当地政府一起努力,也需要国家的帮助。一个村民就开玩笑地说:“我们这里穷得啥都没有,就剩这一江清水,以后也送到北京。期望北京不要忘了我们。”
  尽管移民搬迁目前还存在一些不足,很多村民仍很高兴能搬下山来。在一个搬迁安置点,村民李大成说:“搬下山后生活方便了。烟花也敢放,不怕点着大山了。”
 
------分隔线----------------------------
热点内容